您的当前位置:首 页 >> 科学探索 >> 历史考古

历史考古

大明的“海上丝绸之路”

来源:科技日报 日期:2019-05-10

明代的海运图,其实都是海道漕运图,它不是一种航海外贸图,而是一种国内近海运输图。从海上对外贸易角度讲,真正算得上“海上丝绸之路”航海图的,唯有明代的三大航海图。

明代的三大航海图,其一是记录国家海上威严的远洋航海图《郑和航海图》;其二是真正以近代实测方式绘制的航海总图《明代东西洋航海图》;其三是明清两代民间海商的航海秘籍《山形水势图》。这三大航海图,前边一个在明代就已面世,并为后代学人所熟知,但后面的两个航海图都是近年来才有高清原图传入中国内地研究者手中,得到学界高度重视,并相继有研究成果问世。

中国的航海骄傲是郑和下西洋,其实,早在汉代国人就已有了从太平洋进入印度洋的航海实践;航海图的实践,在宋代就已有了《舆地图》这样简约的航海图;并有了初级的测绘理论,如《萍洲可谈》载,“舟师识地理,夜则观星,昼则观日,阴晦观指南针或以十丈绳钩取海底泥嗅之,便知所至”。

郑和下西洋是写入《明史》的大事,但下西洋原始档案却谁也没见过。我们现在看到的《郑和航海图》,它“诞生”于郑和死后两百多年出版的《武备志》里。但它是明代郑和下西洋航海实践的唯一地图实证,其意义非同寻常。仅从它所标注的亚非广阔海域来说,《郑和航海图》也称得上是世界现存最早的航海图集之一,在世界地图学史、地理学史、航海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当然,我们也要清楚地认识看到《郑和航海图》有“空前绝后”的悲剧色彩。由于大明的海禁,割断了中国人已经延续上千年的远洋航海传统,此后,也很难找到中国人的远洋航海图了,甚至整个清代连一幅下南洋的远洋航海图也找不出来。

幸运的是近年来,接连有两幅极为重要的明代航海图,先后与学者们见面,并引起了巨大反响,笔者也因此将这后来发现的两幅航海图,与《郑和航海图》并称为“明代三大航海图”。这后来发现的两个航海图,原本都没有正式的图名,专家根据图面的信息,分别称其为《明东西洋航海图》和耶鲁大学藏明清《山形水势图》。

《明东西洋航海图》现藏牛津大学图书馆,大约是2007年左右被海外学者“发现”,2010年中国学者首次研究这幅航海图。它大约是晚明时期的作品,是目前我们所能见到的第一幅远洋航海实测地图。此图显示了中国、韩国、日本、菲律宾、印尼、东南亚和印度的一部分地区,同时,显示了由漳泉二港发往这些地区的航线。地图左侧接近印度卡利卡特,最西端的一段文字显示了亚丁、阿曼和霍尔木兹海峡的航向。此图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中国地图中最早的,不仅显示航线,而且将中国描绘成东亚和东南亚的一部分,而不是世界中心的航海图。

耶鲁大学藏明清《山形水势图》是1974年在美国学习的台湾学者李弘祺先生在耶鲁大学斯特林纪念图书馆“发现”的中国古代航海图册,近年来,关于它的深入研究才达到高潮。这套航海图册由122幅“山形水势图”组成,图中共有地名约295个,大部分为中国沿海州县、岛屿、礁石和山丘地名,少部分为日本、朝鲜、越南、柬埔寨和泰国的地名。这套航海图除了中国沿海海域外,北面扩展到朝鲜半岛,经朝鲜海峡中的对马岛到日本列岛;南面延伸到西沙、南沙群岛,绕过越南南部海域,最南到达今曼谷湾。

由于有了“明代三大航海图”,图与史互证,如此久远而模糊的“海上丝绸之路”,看上去才显得真实可信。

(节选自海洋文化学者梁二平著《海图上的中国》一书第四章)


分享按钮